吴怼怼

科技专栏作家,专注互联网与文娱行业个性解读

  • 发表文章(235)
电商、网红、直播,奢侈品牌「寻路中国」

电商、网红、直播,奢侈品牌「寻路中国」

潮水来临时,敏捷的姿态永远好过无谓的坚持

设计美学,正在成为世界新型通用语言

设计美学,正在成为世界新型通用语言

对每一个具体的作品而言,科技和艺术的结合也许还要翻越无数高山,但两者的贴面而舞,一定是这个时代最美的相拥。

当李诞遇到罗永浩:理想主义者们怎么卖货

当李诞遇到罗永浩:理想主义者们怎么卖货

如今,第1场和第10场都过去了,罗永浩将会以怎样的状态迎来他的第100场?

网文江湖二十年:后生可畏,战鼓再响

网文江湖二十年:后生可畏,战鼓再响

当后来者以更大的野心和更长远的目光去布局未来时,网文江湖的战鼓,恐怕又一次要被敲响了

后版权时代,音乐社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后版权时代,音乐社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回望过去这五年中国音乐版权的发展之路会发现,量变的背后还有质变

香水圈终极困惑:大牌太贵,国产不香?

香水圈终极困惑:大牌太贵,国产不香?

世间的矛盾共生太多,艺术和商业一样没有分界线

瑞幸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除了中概股信任危机,还有咖啡供应链的失序。

瑞幸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除了中概股信任危机,还有咖啡供应链的失序。

习惯了跑步可以到达终点,就没有人再愿意走着越过终点,因为太慢了

 史上最短命「三国杀」:抖音直播带货已然降温

史上最短命「三国杀」:抖音直播带货已然降温

看不到直播电商的商业本质,那还只是处于外行看热闹的阶段,而热闹终究只是一时的

包装出来的「国标」等级考试,编程猫们收割了谁?

包装出来的「国标」等级考试,编程猫们收割了谁?

作为科技智能时代的基石,编程的少儿启蒙教育,未来路还很长,但仍然可期

数字营销之问:中台模式能解决企业哪些增长难题?

数字营销之问:中台模式能解决企业哪些增长难题?

数字营销中台概念,诞生于中国特有的互联网体系,经过这几年发展,已经渡过破冰期,迎来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风口一旦成型,恐怕就成为企业面向未来不得不做的事情

上海经济「战疫」的底色

上海经济「战疫」的底色

在上海互联网行业中,拼多多贡献颇巨。而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的新经济平台发展和上海城市发展逻辑是相似的。

用消费券拉动经济,发挥“乘数”效应是关键

用消费券拉动经济,发挥“乘数”效应是关键

发放时选择能够带动消费的商户,引导与商家促销相结合,可以更大程度地影响消费信心,消费券的发放效果也会快速增长。

音乐澳门网赌投注平台3.0:像15秒短视频那样战斗

音乐澳门网赌投注平台3.0:像15秒短视频那样战斗

唱鸭主打的工具傻瓜式操作与音频的高质量输出已经催生了不少原创作品,就连主流的音乐人也开始在这些短音乐社区上创作与分享,比如隔壁老樊、冯提莫等都开始在唱鸭进行短音乐的创作和探索。

年度新人UP主「巫师财经」为何翻车?

年度新人UP主「巫师财经」为何翻车?

人的最高需求是获得尊重,实现自我价值,产出的作品得到尊重,是知识得以流通的前提。但通过抄袭得到的「尊重」,迟早会被打脸。

2020,线上演出元年?

2020,线上演出元年?

在音乐直播平台的「营业」,能够维护自己原本的粉丝,甚至还会吸引一些潜在观众,它大大降低了认知门槛。同时,比起线下的入场成本与不可控的风险,线上演出更「轻」更灵活。

边界重叠:当主播与明星没有「壁」

边界重叠:当主播与明星没有「壁」

明星做主播不再稀奇,主播明星化也非天方夜谭,他们本身就是同一个职业的细分表述。而推倒那堵墙的,是新技术,是粉丝的力量,是从平台到公会越来越成熟的直播澳门网赌投注平台。

2019年内地娱乐圈8大魔幻事件

2019年内地娱乐圈8大魔幻事件

中国人的情绪里面,只有农历新年过了,这一年才算过去了。但2020年代已经开启了,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在风中飘扬。

2020新媒体商业创新路线图

2020新媒体商业创新路线图

场景革命仍是这一两年流量创新的主题。什么是场景?不仅仅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连接方式,更多是细节体验,哪些细节触碰了你的痛点、刺激了你的爽点?

红人离现象级红人还差一个社交舆论场

红人离现象级红人还差一个社交舆论场

从一个红人成长为李子柒这样的红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实力很重要,运气成分也很大。

中国数字音乐不再折叠

中国数字音乐不再折叠

与全球音乐澳门网赌投注平台的发展历程相比,中国音乐行业起步晚,但发展迅速,并在流媒体时代基本厘清了版权市场,这是走向成熟的第一个阶段,把早该解决的积弊解决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