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
谁在贩卖“教育焦虑”?

谁在贩卖“教育焦虑”?

躲得过“空姐升舱”,却难逃“望子成龙”。

“学霸君”破产的背后,是在线教育资本游戏的开始

“学霸君”破产的背后,是在线教育资本游戏的开始

“黑心机构,赶紧退钱”

在线教育并购潮为时不远?

在线教育并购潮为时不远?

行业资源的进一步集中,整个行业的整合大潮也许就在路上了。

跟谁学堕入“烧钱困境”

跟谁学堕入“烧钱困境”

当初的行业“优等生”由盈转亏,堕入行业内的“烧钱”困境。

二次元狂热下,配音培训能否诞生“新东方”?

二次元狂热下,配音培训能否诞生“新东方”?

我国配音人才培养任重而道远,培训机构未来或将是一股核心力量,而其中能否诞生配音届的“新东方”,是整个行业的期待与野望。

零售周报 | OPPO与美的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字节跳动或将推出搜索竞价广告

零售周报 | OPPO与美的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字节跳动或将推出搜索竞价广告

一周零售要闻

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烧钱之后,下一站在哪里?

少儿教培市场遭遇重创后,离复苏还有多远?

少儿教培市场遭遇重创后,离复苏还有多远?

,我们不得不清醒认识到的是,即使抛开教育培训的教书育人目的,仅仅从商业的角度,其商业模式不断的适应这个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也是必须的

包装出来的「国标」等级考试,编程猫们收割了谁?

包装出来的「国标」等级考试,编程猫们收割了谁?

作为科技智能时代的基石,编程的少儿启蒙教育,未来路还很长,但仍然可期

赌王的家事与国事

赌王的家事与国事

2018年6月12日,97岁高龄的何鸿燊卸任公司主席、执行董事等职务,全面退出董事会。是人类历史上以最大年龄退出管理层的公司创始人。

促消费放大招,这一次南京走在了前头

促消费放大招,这一次南京走在了前头

其实说到底,消费券可以视为地方政府和企业在非常时期采取的特殊手段,其意义更多体现在对消费市场低迷与企业经营困难等燃眉之急的缓解上。

疫情点燃了在线教育,新东方、好未来们成了陪衬?

疫情点燃了在线教育,新东方、好未来们成了陪衬?

在80、90后的小学课本上,就有着对未来“在家上学”“网络教育”的各种畅想,但是当在线教育正在加速落实到每一个家庭中,绝没有人预料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以这种方式。新东方和好未来尤其措手不及。

科技型创业公司之生存现状

科技型创业公司之生存现状

一些线上引流、线下提供服务的产品,可以增强线上服务和收费比重,多元化分担风险;对于创业者,轻资产、零库存运作是潮流,深挖细分垂直行业,打造“小而精”的产品。

群雄并起:湖北教培市场战略新格局

群雄并起:湖北教培市场战略新格局

如今,武汉、襄阳、宜昌、荆州、黄石、十堰等地均有优秀的教培企业出现。这些教培企业,也在将自己的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一开始大家还把知识付费(或者说“知识经济”或者“知识服务”)当做是头部自媒体的商业模式,甚至不乏激烈的“割韭菜”或者“忽悠”之类的批评,但2018年以来知识付费话题性已消失的差不多了。

2019最后一天:同样是VC,有人早已放假,有人还要加班看项目

2019最后一天:同样是VC,有人早已放假,有人还要加班看项目

这只是教育行业倒闭潮的一缕缩影。教育贷问题、盲目快速扩张、获客成本高等牢牢钳制着这个行业,当大量投入的流量无法转化成功,公司资金链应声断裂。

4000亿K12教培市场,在线教育可以分多少

4000亿K12教培市场,在线教育可以分多少

成熟市场的澳门网赌投注平台链通常非常明晰,上、中、下游各司其职。商品市场发展的自然规律本身就是供给方和需求方长期市场匹配的结果。

走出北大:中国民营教育拓荒者的2019 | 深网

走出北大:中国民营教育拓荒者的2019 | 深网

2014年,高思成立爱学习平台,向中小教培机构提供教研、师训等服务,发力B端市场,当年公司营收破亿元。2019年公司B端市场收入已经超过C端。11月26日,高思正式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如何筹备开一家教育培训机构?
原创

如何筹备开一家教育培训机构?

很多行业外看赏心悦目,内看满目疮痍。想做好某个行业,重要的两个词是“沉淀”和“认知”,市场规律永远是内行人赚外行人的钱,只有在信息不对称下才有更多利益空间去操作。

高思教育正式升级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定位内容科技驱动的K12教育供给平台

高思教育正式升级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定位内容科技驱动的K12教育供给平台

高思教育集团名称正式升级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