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
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烧钱之后,下一站在哪里?

中国用户量1500万,“知识免费”多邻国Duolingo是认真的

中国用户量1500万,“知识免费”多邻国Duolingo是认真的

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3225.7亿元,并可能在2020年迎来加速增长

在线教育赛道现在很疯狂

在线教育赛道现在很疯狂

在线教育这场仗可能越打越大,而现在,没有谁敢说已经熬出了头

喧嚣背后,B站离“疯牛病”还有多远?

喧嚣背后,B站离“疯牛病”还有多远?

别让现在的喧嚣最终换来一地鸡毛,否则B站只能染上“疯牛病”

在刀尖跳舞的喜马拉雅

在刀尖跳舞的喜马拉雅

在内容领域,维持一个平台的活力依靠的是完备和健康的生态环境

知乎“媒体化”:岔路口的艰难抉择

知乎“媒体化”:岔路口的艰难抉择

内容根基与激进商业化,二者能否把握平衡关系知乎的未来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在中文互联网世界,我们已经很少看到有序的论辩,更多是杂乱无章的撕逼。这种侵占公共舆论资源的内容过多,无疑是某种戕害。

知识赛道悖论之年:“娱乐至死”的抗争

知识赛道悖论之年:“娱乐至死”的抗争

“知识就是力量”到底仍然是互联网的核心秩序。信息与非我信息的洗礼中,我们都会是穿越黑暗的孩子。

知乎危险进化

知乎危险进化

戴维·温伯格在他的著作《知识的边界》中写道:“当知识变得网络化后,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已经不是站在屋子前头给我们上课的那个,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群体智慧。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一开始大家还把知识付费(或者说“知识经济”或者“知识服务”)当做是头部自媒体的商业模式,甚至不乏激烈的“割韭菜”或者“忽悠”之类的批评,但2018年以来知识付费话题性已消失的差不多了。

墨迹天气的病,KEEP们的痛

墨迹天气的病,KEEP们的痛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称,打开Keep软件,贴有“广告”字样的内容开始出现在社区里,Keep开始广告变现。

韭菜简史:快招加盟的致富骗局

韭菜简史:快招加盟的致富骗局

那些特别靠谱的加盟品牌,往往门槛都非常高,这就注定了能去玩儿的人,根本不需要别人担心,人家自己有足够的风险承受能力,而且品牌筛选也很严格,纯外行很难混进去。

百度今日头条加注内容社区,谁是下一个幸运儿?

百度今日头条加注内容社区,谁是下一个幸运儿?

付费内容的用户拥有巨大的价值可以挖掘,但培育用户付费习惯和对平台的消费依赖需要较长的时间,付费会员就是这关键性的一步。

两年了,苹果付费榜为何还是个废榜?

两年了,苹果付费榜为何还是个废榜?

对于不甘于做商业游戏的开发者而言,在这块新领域的竞争,显然是要比App Store编辑推荐更为单纯。毕竟,开发者只需要考虑如何把游戏做得足够好玩,而不是被ASO难题给分散了精力。

迷途之下,摆在迅雷面前的三道选择题

迷途之下,摆在迅雷面前的三道选择题

区块链并不是迅雷转型的唯一对象,付费经济、澳门网赌投注平台互联网、区块链三者都可成为迅雷的下一个机会

灭霸一个响指,被腰砍的电子阅读市场步入终局之战?

灭霸一个响指,被腰砍的电子阅读市场步入终局之战?

以IP为核心内容导向,摆脱传统单一的内容付费,不断衍生出新的盈利变现方式,并营造出线上线下双线融合的新场景架构,丰富社区的延展性,可能才是电子阅读行业破局的关键。

蜻蜓、荔枝、喜马拉雅:耳朵经济的霸主之争

蜻蜓、荔枝、喜马拉雅:耳朵经济的霸主之争

对于在线音频平台来说,多元化盈利模式能让平台在布局市场的时候更加的有底气和力量,是平台长期发展下去的必然选择。

知识付费悲剧史

知识付费悲剧史

2019年知识付费正走向教育,罗振宇也有些迷茫,但我们还是期待他玩出点新花样,毕竟从社群经济、内容电商到知识付费,他似乎总能在质疑声中迅速切换另一个故事。

“在中国,从0到1最难”,一个以色列人眼中的深圳创业

“在中国,从0到1最难”,一个以色列人眼中的深圳创业

创业从0到1很难,但中国最难。

2019,丁磊的教育野望

2019,丁磊的教育野望

网易在做教育方面认真了许多,其布局涉及C端教育的多个方面,构建出了一个庞大的教育生态。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