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市场
借疫情“坐地起价”?自如让人不“自如”

借疫情“坐地起价”?自如让人不“自如”

疫情是一把放大镜,它放大了长租公寓所面临的“困境”,但很显然,很多问题早已出现,只是被当做了“房间里的大象”。

疫情之下,蛋壳自如为何吃相难看?
原创

疫情之下,蛋壳自如为何吃相难看?

可以尝试半个月到1个月的降租,或根据目前的‘空置房源’去谈,成功率可能更大。” 现在整个长租公寓还处在以亏损来换规模的阶段,规模越大反而亏损得越多。

蛋壳公寓今晚上市,累计净亏超40亿,能否打动海外投资者?

蛋壳公寓今晚上市,累计净亏超40亿,能否打动海外投资者?

蛋壳公寓与已经在美上市的青客公寓有很多相似之处,考虑到青客公寓已经破发,蛋壳的股价恐怕也难言会有好的表现。公司未来能否找到良性发展的路径,更是核心问题。

 年内45家长租公寓暴雷,还能租长租公寓吗?长租公寓还有未来吗?

年内45家长租公寓暴雷,还能租长租公寓吗?长租公寓还有未来吗?

根据各大媒体及公开信息统计,从2017年至目前共有69家长租公寓机构资金链断裂或无法再经营,而在2019年占了其中的53家,其中资金链断裂及跑路的共有45家,被收购的有4家,拖欠或拒付房租的有4家。

长租公寓“大逃杀”

长租公寓“大逃杀”

虽然各地租客投诉长租公寓的案例不断增多,但维权成功依旧很难。一些租客称,要认定房间为甲醛房并不容易,“自如提出了各种检测条件拖延时间,导致很多甲醛检测到现在还没进行”。

长租公寓风口散去

长租公寓风口散去

长租公寓要盈利,成本不能超过房租的5成,目前还在培育期的长租公寓投入都过大,即使是轻资产运营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仅拿房成本就高达收入的7成。

长租公寓集体“失速”:从抢规模到反思盈利模式

长租公寓集体“失速”:从抢规模到反思盈利模式

凭借房源及资金优势,近年来,房企长租公寓规模大幅扩张,但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房企都未达成早前制定的规模目标。

长租公寓被“炸”醒

长租公寓被“炸”醒

公寓爆仓、高价抢房、租金贷、致命甲醛……这两年来,长租公寓中的一些公司与共享单车一样,经过资本的推波助澜和市场的大浪淘沙,终究归于冷静。

长租公寓的罪与罚

长租公寓的罪与罚

近日,随着某长租公寓平台方宣布从12月1日起,“按时”取消了今年8月20日做出的相关承诺,很多消费者的无奈与无力感也随之弥漫。但是,这里面的千头万绪、盘根错节,似乎又不是一个“涨”字所能概括。

长租公寓自如宣布今日起涨价 5000元房租每年或将多掏6000!

长租公寓自如宣布今日起涨价 5000元房租每年或将多掏6000!

多年前,任志强“房子越来越贵”的理论不仅没人买账还被不少人戏称为“任大炮”,前几天李开复在某高峰论坛上表示,“买车是一生最坏的投资。”对比一下,可能还是前者更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