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文娱
《上阳赋》口碑崩盘,明星下沉为何频翻车?

《上阳赋》口碑崩盘,明星下沉为何频翻车?

明星转型的本意是为了在风口上谋取名与利,这种转变与当年网红挤进影视行业圈地跑马的何其相似,现实的背后是另一个市场求生的幻灭。

稀缺的内容和亏损的平台,中视频出路在哪?

稀缺的内容和亏损的平台,中视频出路在哪?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无法吃饱的创作者怎么专心于内容生产呢。

游戏的下一个突破点,很可能是AI

游戏的下一个突破点,很可能是AI

保守派大喊着「机器拥有自己的思想很可怕」,技术极客大多是「我们要拥抱AI」的开放姿态,但问题是,AI到底能用在哪些领域,怎么用,只有内行人清楚。

晚会的演变:与其“当观众”,不如“共决策”

晚会的演变:与其“当观众”,不如“共决策”

当“节目拼盘”日趋丧失吸引力,当“整齐划一”日趋变得不讨喜,也引出一个此前不曾有过的问题:晚会,究竟为谁办?

国产电影的AB面:票房登顶VS衍生品掉队

国产电影的AB面:票房登顶VS衍生品掉队

电影行业的征途不止有票房,还有衍生品市场的未来和想象,是蓝海也是“难海”。

内娱CP大竞赛:今日耽改101,明日姬圈创造营?

内娱CP大竞赛:今日耽改101,明日姬圈创造营?

搞CP大竞赛强势来袭

粉丝和资本的护城河,保不住郭敬明和于正

粉丝和资本的护城河,保不住郭敬明和于正

从业人员的集体抵制和大众的逐渐觉醒,开始让投机取巧者无所遁形。

“剧本杀”创业浪潮,是风口还是陷阱?

“剧本杀”创业浪潮,是风口还是陷阱?

从游戏到社交,这是剧本杀成长的“阿喀琉斯之踵”,既是盔甲,也是软肋。

回望2020年度网剧成绩单 “小而美”网剧有何突围方法论?

回望2020年度网剧成绩单 “小而美”网剧有何突围方法论?

实现剧集品质转型升级、制作模式改革创新是目前剧集制作公司亟待思考的问题。

劳斯莱斯们不是拼多多的解药

劳斯莱斯们不是拼多多的解药

”容貌是我唯一的武器,我能够凭它出国,凭它改变生存轨迹”。

在线选秀?德云社商业化之路掉入“流量陷阱”

在线选秀?德云社商业化之路掉入“流量陷阱”

粉丝反客为主,流量过满则溢。

流媒体引变革?迪士尼高兴的太早

流媒体引变革?迪士尼高兴的太早

2020年以来,院线受挫,流媒体势强,这是变革的前兆,流媒体服务或将彻底改变全球影视娱乐行业的运作模式。

2020的“小众”播客能否迎来2021的“大众”狂欢

2020的“小众”播客能否迎来2021的“大众”狂欢

身为“小众”圈子的播客听众,更愿意为播客内容付费或者说支持其商业澳门线上赌博网站。

切入长音频,在线音乐走出“围城”?

切入长音频,在线音乐走出“围城”?

长音频的风口真的来了?

粉丝与资本加持之下,“同人经济”有点飘

粉丝与资本加持之下,“同人经济”有点飘

被资本裹挟的创作能出多少精品?

情感空虚制造的“屠宰场”,如何能突出围栏

情感空虚制造的“屠宰场”,如何能突出围栏

不管从丁真事件,还是"杀猪盘",我们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爱上的自己,而不是镜子中自己凝视的梦幻。

张一鸣退出游戏群,字节跳动难舍游戏梦

张一鸣退出游戏群,字节跳动难舍游戏梦

未来,注定不会如字节跳动期望的那样一帆风顺。

院转网,再造烂片的狂欢与泡沫

院转网,再造烂片的狂欢与泡沫

过度依赖进口大片的现状多年未变,年轻化的流量影片彻底失灵,规则重塑或许能打开新的一片天地。

陌生人社交“毁”于直播

陌生人社交“毁”于直播

曾经有机会诞生新巨头的陌生人社交赛道,已经荒废许久,杂草丛生。

YY数据注水、抖音叫停女团:秀场直播已到穷途末路?

YY数据注水、抖音叫停女团:秀场直播已到穷途末路?

市场留给秀场直播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是就此消亡还是在绿色规则下开拓出新的玩法、焕发出别样的生机,就看各个平台能否交出一张令人满意的答卷了。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