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视频
水深火热中的优酷,如何追赶“爱腾”?

水深火热中的优酷,如何追赶“爱腾”?

昔日创历史登陆美股的优酷,早已不复当年之勇。换言之,跌落铁王座的优酷能否再赶上大部队?

董明珠李佳琦隔空互怼:争的究竟是什么?

董明珠李佳琦隔空互怼:争的究竟是什么?

随着直播带货的竞争加剧,流量成本越来越大,网红主播赚的盆满钵满,商家赔本赚吆喝的模式很难持续维持

微商大军开进抖音:年纳税21亿微商“教母”吹响号角

微商大军开进抖音:年纳税21亿微商“教母”吹响号角

面对去中心化的平台属性,主播、达人、MCN抑或是微商均如过江之鲫,在这个掘金潮中只顾争渡

直播电商的“病”,微综艺或许能“治”

直播电商的“病”,微综艺或许能“治”

站在直播电商长期发展的视角去展望,综艺化的直播卖货,要比现在叫卖模式走得更远

2020,视频平台“有点难”

2020,视频平台“有点难”

在成本居高不下,广告收入连番下滑的情况下。在线视频持续不断的输出优质的内容是件难事,目前为止,各家都还未找到能在短时间让网站快速盈利的商业模式

斗鱼虎牙战事收尾,移动直播“后浪”来袭

斗鱼虎牙战事收尾,移动直播“后浪”来袭

直播赛道里,“后浪”正在崛起

短视频的未来不是网红

短视频的未来不是网红

在看似充满机会的赛道上,其实竞争惨烈,机会是最少的,是最坏的选择。而在很多人看不上的缝隙里,却能找到最好的商业模式

快抖互诉公堂,短视频的“铁王座”之争

快抖互诉公堂,短视频的“铁王座”之争

伴随视频化的浪潮,巨头必然会杀入战局之中,卡位市场份额是一方面原因;更重要的是,能否实现升维竞争,将是后进者与新王竞逐的关键点。

遭遇全网下架,梨视频何去何从?

遭遇全网下架,梨视频何去何从?

新媒体时代下,内容生产者被推向前台,借助技术手段与用户直接沟通,将创作者与优质内容相互绑定便形成IP

你们根本不懂后浪

你们根本不懂后浪

Z世代大都踌躇满志、注重体验、个性鲜明、自尊心强烈,愿意追求尝试各种新生事物,并且正逐步成长为未来中国新经济、新消费、新文化的主导力量

B站用《后浪》来讨好年轻人 自己却被残酷现实拍在沙滩上

B站用《后浪》来讨好年轻人 自己却被残酷现实拍在沙滩上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以线上泛娱乐为主业的B站影响并不大,但并不代表其可以轻松完成年度目标,2020年仍充满极大挑战性,必须居安思危。

慈善演唱会里的巨星,像极了快手里的“普通人”

慈善演唱会里的巨星,像极了快手里的“普通人”

过去几年,评论者从不同角度分析过快手,在所有对这家公司的定调中,我个人感触最深的是三个字:“见众生”——对,就是电影《一代宗师》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最后一句。

美图还想秀,怕是难了

美图还想秀,怕是难了

美图如今再次布局美颜和社交,依旧试图借由颜值经济这条路上前行。但“颜值即正义”就是浮躁社会风气下最直观的产物,是伪颜值时代的一种表现。

YouTube玩转的自动字幕,为什么被国内视频网站“主动错过”?

YouTube玩转的自动字幕,为什么被国内视频网站“主动错过”?

出海难题无数条,起码这一技术可以作为在出海中打拼的“腾爱们”必须要补上的一门基础课,而视频内容的本地化UGC可以成为下一轮出海重点发力的新尝试。

十年,穿越四轮直播潮

十年,穿越四轮直播潮

企业生命周期足够久远,那便证明企业足够优秀,商业模式难以被颠覆,这就是好行业、好公司。好的公司一定会穿越几个时代,穿越经济波动的周期。跌入低谷的时候还有反弹的能力。

站队BAT还是独立发展?字节跳动创业8年来绯闻不断

站队BAT还是独立发展?字节跳动创业8年来绯闻不断

当志向高远的字节跳动与野心勃勃的腾讯在同一赛道相遇,既然坚决不从,那等待张一鸣的只有猛烈炮火。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在中文互联网世界,我们已经很少看到有序的论辩,更多是杂乱无章的撕逼。这种侵占公共舆论资源的内容过多,无疑是某种戕害。

物化女性、灰色澳门网赌投注平台,“比心”实际在比肉

物化女性、灰色澳门网赌投注平台,“比心”实际在比肉

游戏陪玩市场,随着电竞蛋糕越做越大,规模也与日俱增,但陪玩中的灰色地带亦不少,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年度新人UP主「巫师财经」为何翻车?

年度新人UP主「巫师财经」为何翻车?

人的最高需求是获得尊重,实现自我价值,产出的作品得到尊重,是知识得以流通的前提。但通过抄袭得到的「尊重」,迟早会被打脸。

边界重叠:当主播与明星没有「壁」

边界重叠:当主播与明星没有「壁」

明星做主播不再稀奇,主播明星化也非天方夜谭,他们本身就是同一个职业的细分表述。而推倒那堵墙的,是新技术,是粉丝的力量,是从平台到公会越来越成熟的直播澳门网赌投注平台。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