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文化
 脉脉被B站将了一军

脉脉被B站将了一军

脉脉,亟需在建设匿名社区和保护用户隐私之间找好平衡点。

国产电影的AB面:票房登顶VS衍生品掉队

国产电影的AB面:票房登顶VS衍生品掉队

电影行业的征途不止有票房,还有衍生品市场的未来和想象,是蓝海也是“难海”。

内娱CP大竞赛:今日耽改101,明日姬圈创造营?

内娱CP大竞赛:今日耽改101,明日姬圈创造营?

搞CP大竞赛强势来袭

粉丝和资本的护城河,保不住郭敬明和于正

粉丝和资本的护城河,保不住郭敬明和于正

从业人员的集体抵制和大众的逐渐觉醒,开始让投机取巧者无所遁形。

回望2020年度网剧成绩单 “小而美”网剧有何突围方法论?

回望2020年度网剧成绩单 “小而美”网剧有何突围方法论?

实现剧集品质转型升级、制作模式改革创新是目前剧集制作公司亟待思考的问题。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不管是走正剧方向,还是出海探路,内容依旧是核心。

效仿奈飞,爱奇艺刚学就栽了跟头

效仿奈飞,爱奇艺刚学就栽了跟头

步调定了,但路并不好走。虽然龚宇和杨向华都提到,为此次涨价做足了准备,但从奈飞的「前事之师」中,也能看到涨价的风险。

被商业化「催熟」的B站

被商业化「催熟」的B站

与之相矛盾的是,其用户更看重社区氛围,一旦平台商业化,社区建立起的生态氛围必然遭到淡化,那么失去黏性用户的B站还是没变质的B站?

《姜子牙》成营销流氓,国漫还能靠情怀买单吗?

《姜子牙》成营销流氓,国漫还能靠情怀买单吗?

国产动漫电影在内容打磨上似乎是从零起步,可是又暴露在巨大的热情之下,也难免让人骂营销流氓。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很多公司都有一个迪士尼梦,光线传媒也不例外,但总体来看还是很远。

中国服装不需要下一个ZARA

中国服装不需要下一个ZARA

如果真要看未来中国“快时尚2.0”时代的潮流,淘宝依然会是那个最大的走秀场。

B站难过“十字路口”

B站难过“十字路口”

自身营收模式遇压力,B站正面临内外环境的多方挑战。

从电影烂尾到Netflix投拍,游族的《三体》IP开发能低开高走吗?

从电影烂尾到Netflix投拍,游族的《三体》IP开发能低开高走吗?

随着刘慈欣小说全民走红、《流浪地球》赢得超40亿票房,《三体》已经成为国内最炙手可热的IP之一,游族更加没有任何理由放手。

  影视行业遭遇漫长寒冬,华谊兄弟快要扛不住了?

影视行业遭遇漫长寒冬,华谊兄弟快要扛不住了?

无论哪个行业都是一样,当别人前进,你不前进,那么就是退步。所以华谊兄弟这几年竞争力越来越弱,并且一直深陷于债务危机的泥潭中

美国阶层切片:从未消失的“绿皮书”

美国阶层切片:从未消失的“绿皮书”

在标榜自由、平等、博爱的美国,虽然通过政治制度和法律,破除了阶层不平等这道“有形的墙”,但阶层歧视这道“无形的墙”依然没像柏林墙一样被推倒,而是渗透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回望数字音乐20年,除了版权巨头们的未来在哪里

回望数字音乐20年,除了版权巨头们的未来在哪里

各款创新音乐产品,携着高速运转的引擎已经就位,音乐赛道的全新大战一触即发,这次,鹿死谁手,还让我们拭目以待。

赌王的家事与国事

赌王的家事与国事

2018年6月12日,97岁高龄的何鸿燊卸任公司主席、执行董事等职务,全面退出董事会。是人类历史上以最大年龄退出管理层的公司创始人。

疫下之战,中美互联网走向两条岔道

疫下之战,中美互联网走向两条岔道

在疫情影响下,中美互联网这两条岔道的走向又是如何?在疫情之下,这些科技巨头们扛风险能力又如何?

B站缘何摘得索尼、阿里、腾讯的“玫瑰枝”?

B站缘何摘得索尼、阿里、腾讯的“玫瑰枝”?

从财务角度出发,阿里、腾讯对B站进行的是财务投资,入股意味着对其商业模式可持续性的认可,并押注在未来能获得可观的收入回报,最终提高自身业绩。

腾讯音乐联合阅文杀入音频战场,耳朵经济之王喜马拉雅还好吗?

腾讯音乐联合阅文杀入音频战场,耳朵经济之王喜马拉雅还好吗?

如果喜马拉雅只是在自己的市场赛道内与荔枝、蜻蜓们比较,似乎还是过得相当不错,甚至挺滋润的,但是一旦腾讯入局了,似乎就没有那么好了。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