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软件Tinder创始人职场PUA,分手后她成最年轻上市公司女CEO

摘要:市场对女性领导的科技公司有了更多的投资兴趣。

微博女拳只是过家家,真女权还得看她。

年仅31岁的Whitney Wolfe Herd,美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女性CEO。

Bumble上市首日价格便高达76美元,创下了由女性CEO所领导的首次公开募股的最高估值。

同时这也创下了美国女性科技领域一个新高度,很明显市场对女性领导的科技公司有了更多的投资兴趣。


约不约会女性说了算

创始人Wolfe Herd想通过这款软件,消除传统以男性为主导地位的交友平台上那些让女性不愉快的经历,颠覆传统“男主动、女被动”的传统约会规则,将男女双方的关系在一开始就建立在平等基础上。

与以“快餐式约会”闻名的Tinder,陌陌,探探不同,Bumble提倡“女性主动得跨出第一步,而不是被动等待。”

所以她的产品设计思路是这样的:必须女性发起聊天,男生不可以。

女生开口的好处也显而易见,大多数男生在打招呼的时候只会简单得说一句直男招呼,而女生则更会开启话题,这样的快速拉近距离的成功率会高出不少。

Bumble的意思是大黄蜂,在蜂群文化中,蜂后才是主导者,侧面反映了bumble的主旨。

与Tinder相比,Bumble的整个界面和风格都对女性更友好。

除了头像外可以用户再新增5张生活照片,同时可以连结其他社交软件,比如脸书,ins,还有推特来展现自己,为了保证约会质量,每日开启可滑动配对的人数大概不得超过40人。

Bumble还屏蔽了那些试图发送裸照的人,这是第一个对发送图片进行验证的交友软件,降低了伪造身份的潜在风险,虚假的身份可能会给女性带来危险。

可以说,这方面bumble算得上是一个绿色干净对女性友好的恋爱约会app。


像马云一样拿捏住女性消费心理

在男性用户主导的约会软件市场中,Bumble的优势也很明显。

与同类型应用相比,Bumble app上女性用户比男性用户多30%。

从每年的双十一就能看出来,女性消费能力在今天日益高涨,拥有高比例女性用户的Bumble,在用户和营收持续增长方面更具优势,女人更愿意在社交上花钱。

这一模式的牛逼之处还在于:女性占比高,对男性的吸引力越强。

男性肯定更愿意去女性多的平台而不是全是大男人糙汉子的平台,这就是所谓的女性吸引力法则。

随着女性在工作场合遇到越来越多的性别歧视和骚扰,BUMBLE的方式将成为这个时代文化以及精神的领袖。

越来越多的硅谷科技公司为了应对歧视现象的公开报道,涌现出不断增长的女性联盟,从风投资本家到金融和科技的创业者,都在开始重新思考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

女性所创造的价值不仅仅是她们的消费欲望,强大的购买力,更多的是社会地位和对女性的尊重。


约会巨头两大创始人的爱恨情仇

在科技领域,Wolfe Herd可能是最具传奇色彩的女性创业者之一。

她1989年7月出生于美国盐湖城,小学时随家人移居巴黎,Wolfe从小就很聪明并且热衷于创业和公益。

大学期间,她就曾与法国设计师发起过一家制售竹编口袋的项目,还曾创立过一个服装生产项目用以提高人们对人口买卖和公平贸易的关注。

这符合很多厉害的科技公司创始人的童年故事,模板基本上都是年少有成开公司,并且热衷公益和环保。

22岁时,Wolfe Herd回到美国进入孵化器,和Sean Rad,Justin Mateen一起创立了Tinder。

当时,Wolfe Herd在Tinder担任营销副总裁职务,复制Tinder的取名和图标设计、以及前期大学生推广澳门线上赌博网站,不过也正是在此期间受到了tinder创始人的职场性骚扰。

于是正当Wolfe Herd事业发展得顺风顺水的时候,2014年Wolfe Herd将她的前老板兼前男友告上法庭,表示她在公司遭受了性骚扰与性别歧视,还被剥夺了她联合创始人的头衔。

有一说一,她前男友这一招过河拆桥有点狠。

这次事件让她饱受舆论争议,许多网友涌入她的账号下发表激烈言论,迫使她不得不关闭了Twitter。

她陷入沉重的沮丧之中,并且最终离开洛杉矶来到了奥斯汀,打算开一家果汁吧。

“我看到了别人对我的言论,我觉得我也就这样了”,她说道,“我感觉我就像一条废弃的破布,是全世界最脏,最恶心的人。”职场性骚扰可以说毁掉了很多女性的人生,造成了很大阴影,但是Wolfe没有轻易被打垮。

但是就在她搬家不久后,她接到了来自Andrey Andreev的一通电话,作为社交网站Badoo的创始人兼CEO,他想知道Wolfe下一步的规划。

她开始重新审视女性在科技行业中的地位,并意识到打破科技圈中普遍存在的性别差异对于女性地位的提升有着重要意义。

于是乎,打造一款以女性主导的社交软件的构想在她的脑中浮现。

2014年的八月,Andreev和Wolfe在希腊碰头,讨论了他们即将合作的一款以女性为中心的交友软件。

模式是创始人herd在一次鸡尾酒晚会上突然想到的。

“我一直想象这样一种场景,对面的小伙子没有我的号码,但我却有他的。如果我们女孩子们有感觉,那就让我们发出第一条短信;如果我们没感觉,配对就在24小时以后自动消失。这就好比大家在跳 交际舞,女孩子拥有优先选择舞伴的权利。”


后浪推得动前浪吗

三年之后,Bumble已经有了超过两千万用户,并且每天都在持续增长五万新用户。

Bumble中心思想是将选择权交予女性,迎合了当下女性更加积极独立、追求主导的心理。

事实证明,这种独特的交互设计的确对女性用户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2014年12月bumble上线首月就获得了超过 10 万的下载量。如今,bumble共拥有来自150个国家、超过5500万的用户。

Bumble上女性用户与男性用户之比要高出30%,在吸引力法则下,男性用户的注册率也节节攀升。

截至去年9月,Bumble的月活用户高达1230万。

对于Wolfe Herd来讲,Bumble的成功,也让她在前任渣男老东家inder 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表演了一出分手后的复仇爽剧。

虽然Tinder依然是约会软件的头把交椅,但从最近几年用户和营收增速来看,Bumble都远超Tinder,成为了美国增长最快的在线约会软件,bumble如同一枚火箭,把tinder远远甩在后面。或许bumble超越tinder成为首把交椅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Bumble的职工超过八成都是女性,11位董事会成员里女性更是占据了8个席位,公司文化也充满了女性气息,毫不客气的说,这就是家女人的公司。

一位Bumble的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女性员工占大多数的科技公司少之又少,如今又出现了一家bumble,可以让更多女性加入到科技公司来,鼓励她们成为工程师或者程序员。

在约会软件这场女人和男人之间的战争中,女性胜出一局。


狼多肉不少

虽然,Bumble未来仍然面临着变现和持续增长的问题,但Wolfe Herd展现出的女性力量,让成功上市的Bumble成为了科技界中的独一无二。

如果从全球来看,估值80亿的Bumble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同样约会社交的竞争也在加剧。

高速增长之后Bumble在北美大本营跟海外地区实现用户增长都陷入了瓶颈期,这对于它来说后续要想提高核心数据增长还是有很大挑战的。

无论如何,Bumble都搅动起了社交市场的一池春水,也让人们不得不思考,未来人们的社交是否会更加细分化?

毕竟之前也有同志交友软件Blue的横空出世,尽管各种各样的市场中已经有了强大的地头蛇社交恋爱app,但大多数倾向于同时使用多个约会app,没有谁是手机里只有一个app的,因此市场足够大,大到可以有多个APP共存。

所以未来会不会LGBT以及更多小众的群体专属软件出现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于斌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