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拿什么“拥抱”港股?

摘要:在流量见顶,业务出现盈利瓶颈时,快手急需进入资本市场获取支持。

快手终究成为短视频第一股。

1月26日,快手宣布启动招股,股招股书显示,快手计划2月5日于香港联交所主板开售,股份代号1024。快手此次上市采取AB股架构,其中B类流通股份每手买卖单位为100股。

快手此次公开发行共计发售365,218,600股股份,其中,356,088,100股股份将做国际发售,9,130,500股股份将做香港公开发售。指示性发售价格范围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间,以此计算对应股份市值分别为4314亿港元和4724亿港元,估值超过预期的500亿美元,介于556亿至609亿美元(约4337亿至4750亿港元),计及超额配售权估值最多可增至617亿美元(约4813亿港元),最终发售价及配售结果将于2月4日公布。

招股书显示,如按照发售价的中位数110港元计算,快手本次全球发售的所得款净额,在扣除相关包销费用及全球发售相关预计开支后,将达到394.77亿港元。

而快手这只所谓的“大肉签”有多火?招股首日,有消息爆料快手将提前结束此次招股,并且如基于226亿港元的保证金贷款额计算,快手香港IPO面向散户的股份在招股首日午间就已获20倍超额认购。


快手的财报,略显疲惫

招股书显示,截止2019年,快手平均日活跃用户1.756亿,在全国市场的占有率为35%,平均日活跃用户使用时长75.6分钟,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1%。

如果把时间拉长,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快手月活在2018年达到增长高峰后,增长率开始呈现下滑态势,至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用户休闲时间增多,快手日活月活和用户使用时长才呈现暴增趋势,但增长速度仍然不及2018年。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社会进入正常状态,用户上网时长也普遍减少,快手月活由4.846亿人也降至4.81亿人。

如此来看,快手的新增用户似乎已达天花板,甚至已经出现流失情况。

从快手招股书披露的财务说明。快手的收入在近三年呈现出爆发式增长,从2019年的83.4亿元到2019年的391.2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达117%,而如果将2020年H1收入253.2亿元,按照这个标准,推算一年大概是500亿元收入,复合增长率将达245%。这个数据看起来很是出色,但实际真是如此吗?

从快手披露的经营利润列报中可以直观看出其盈利情况。2017年快手盈利6.1亿元,2018年亏损5.2亿元,2019年盈利6.9亿元,2020年H1亏损75.7亿元,进入2020年后的快手似乎出现了非正常的营收状况。

2020年H1营收高达253.2亿元,正处于快手的巅峰收入水平下,但是其却出现大面积亏损,而更新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11月,快手的亏损数额已由6月份的75.7亿元增至94亿元。

纵观快手的损益报表,其经营毛利、行政开支、研发开支等均保持了稳定比例区间,唯独销售和营销费用增长超出了往年水平,直接导致了2020年上半年的亏损。

对于一家互联网企业来说,在高速发展后,在用户数量即将触及行业天花板之时,需要做的是要留存用户、转换用户,这或许才是资本市场所看重的。


快手的电商,量大利少

从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出,快手将自身收入划分为三部分:直播、线上营销服务、其它业务。

首先,直播业务主要是向观众销售虚拟物品获得收入,也就是通常所提到的直播打赏。这部分收入也是快手的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快手的直播收入为79.5亿元,到2019年增为148.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99%。

但快手用户的人均付费金额却没有保持高增长,反而在2020年呈现下降趋势。

并且快手的直播业务收入规模占总收入的比重总体呈现下降态势,在2020年上半年甚至出现大幅下滑,从2017年的95.3%下滑至68.5%。而这主要是因为快手线上营销业务的发展。

线上营销业务主要是快手为客户提供的全套在线营销解决方案,主要包括基于效果和基于展示的广告服务及快手粉条,帮助广告商有效触达目标受众。

得益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快手在该部分的收入从2017年的3.91亿元增至2019年的74.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36%,收入占比也由2017年的4.7%增至2018年的28.3%,成了快手的主要业务。

而其中所谓的其他业务,其实就是指电商、游戏以及其它增值服务业务,而这里,电商业务占了极大一部分。

2020年快手重点发力直播电商业务,GMV更是成了达到了国内仅次于淘宝、京东、拼多多后的第四大电商平台。但现实是,即便将快手的其它业务收入全部视为直播电商收入,其在快手整个收入体系中依然是“无足轻重”的。

据招股书披露,快手2018年8月推出电商业务,直播电商收入从2018年开始产生,2018年、2019年分别为0.2亿元和2.6亿元,2019年H1、2020年H1分别为2.5亿元和8.1亿元,2020年增长率达224%,但是占总收入比重仅3.2%。

快手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电商交易总额由2018年的0.96亿元增至2019年的596亿元,至2020年上半年的1096亿元,至招股书更新的2020年11月,电商GMV高达3326.82亿元,这样的数据,在整个电商行业都尤为亮眼。

与亮眼GMV相反的是,快手极低的交易货币化率。而业内一致认为这一数据可作为电商平台变现能力的直接参考数据。

快手2020年上半年的其它收入为8.1亿元,假设这些收入全部为电商带来的,那么通过计算,快手的电商货币化率仅为0.73%,这一比例是远远不足以让快手的电商业务实现盈利的。

再看整个电商发展趋势,能实现一整套完整的供应链体系才是盈利的关键,然而这些对于电商赛道的“新手”来说,还是需要较多时间来实现的。

此外,整个电商赛道的竞争也是快手所需担忧的。尽管暂时不谈淘宝、京东、拼多多这三家“老字号”平台,抖音、B站这些与快手一致的视频平台也都在积极试水电商业务,而这只会让快手在电商这条赛道上更为艰难。

此时上市或许是快手最好的选择。在流量见顶,业务出现盈利瓶颈时,快手急需进入资本市场获取支持,而如快手赶在字节跳动上市、B站回港二次上市之后,再进行IPO,少了“短视频第一股”头衔的快手,未必能像现在一样获得市场青睐!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百略网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