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氧公益:成就她们的“变形记”

摘要:“求美,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儿。”

新氧公益:成就她们的“变形记”

李奕,变了。

这几天,她在朋友圈分享了自拍照。以前,她很少发自拍,即便发也会花很长时间修图,尤其是嘴巴和鼻子。

 图片10

李奕双眼皮、大眼睛,就算戴着口罩也会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眼。但很多人不知道,口罩下曾掩盖着她一直都想去掉的疤痕。

李奕先天性左侧唇裂,属于唇腭裂患者,因唇裂还造成鼻部歪斜,这样先天的“和别人不一样”,常让她陷入自卑。唇腭裂是目前较常见的一种先天畸形,俗称“兔唇”,严重影响脸部美观。李奕会刻意避免和人对谈,说话时会有意无意地用手遮挡左边嘴唇,仿佛挡一挡,这块如石头般沉重的疤痕就不会被发现。

被嫌弃

小时候,李奕不觉得这是缺陷。在高中,她却受到校园欺凌,走在教室走廊上会遭遇恶作剧。这样的“不友好”对待,让青春期的她自卑又敏感,她觉得自己不适合交朋友,常把自己关在家里。

像李奕一样的人不在少数。有数据显示,唇腭裂在新生儿中发生率高达千分之一左右,全世界每3分钟就有1名唇腭裂婴儿出生,我国每年有3万新生儿患有唇腭裂,但至今发病机制尚不明确。

女孩子的成长从来都是不易的,李奕的母亲心疼女儿,2005年,在李奕18岁时带她去正规医院做了唇裂修复手术,手术很成功,虽然鼻子还没修复,但李奕越来越爱笑了。

长大后,李奕不乏追求者。但总有人在见了一两次后问及她的疤痕,对于这些在意的人,与其被嫌弃,她选择尽早结束。2010年她恋爱了,这个男生不在意她的先天“兔唇”,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见到男孩父母后,他们明显在意。热恋中的姑娘慌了神,她急切地想得到对方亲友认可,想要变漂亮,她决定再做一次修复手术。

2010年,安妮也决定对鼻子“动刀”,这一年她28岁。大学毕业后,她“北漂”了几年,频繁换工作,也因“长得不好看”在职场上受到不公。

曾经,安妮去应聘某知名品牌柜姐被淘汰了,被录用的女孩是高中学历。“招聘上明明写着大专以上学历,就因为她比我漂亮吗?”安妮感到心酸,原来颜值真的是生产力。

 图片11

整容前的安妮

要强的安妮不甘心当“丑小鸭”。那几年,医美行业也正在快速发展。在这个领域沉浸近十年的王太玲感触很深,2001年她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到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面颈部整形美容中心,入行3年就有了“危机感”,因为行业发展太快。作为一名女医生,她遇到过很多在情感和职场上遭遇不顺来整形的姑娘。

安妮努力存钱,先对鼻子“下了手”。她了解到大连有两位掌握了达拉斯综合隆鼻技术的医生,便从湖南赶去面诊。手术比较复杂,她调整了鼻梁、鼻头和鼻尖,其中鼻头和鼻尖塑型是从耳朵和鼻中隔取了软骨进行塑型。“自然又精致,不会很夸张。”安妮说这是她至今最满意的项目之一。

改变

李奕没有安妮那么幸运。

同样对鼻子“动刀”,李奕却遭遇了“黑医美”。那时,她对医美行业还不了解,一位小诊所的销售员凭借巧舌,拿准了李奕急迫的心情和经济压力,承诺2万块钱就能给她把鼻子和嘴巴都做好。

最后,手术失败了。医生错误地为她置入了L形假体,术后鼻子有奇怪的增生、疤痕变多、假体挛缩,人中甚至还留下了一道疤痕。

 图片12

片子中显示L型假体顶着鼻孔,鼻口周边出现增生凸起

李奕又把自己关在家里,她内心崩塌,甚至萌生极端想法。她和男友频繁吵架,多数是在宣泄情绪。最终,这段感情走向了破裂。

像李奕一样遭遇“黑医美”的大有人在。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统计,2019年就有2万起毁容投诉。还有数据显示,在中国平均每年“黑医美”致残致死人数约有10万人,多数消费者维权艰难

容貌把爱美的姑娘逼进了“死角”。

步入30岁,安妮也遭遇了打击。“因为脸部胶原蛋白流失,我看上去就像40岁,又老又丑,不想出门,不想社交,完全没有自信。”安妮很无奈,事业没有起色,恋爱也不顺,甚至有人说“你没长在我的审美点上。”

安妮没有沉浸在低落情绪里,她努力寻找突破口。那几年,韩国整容类节目《Let美人》火遍亚洲,看着节目里“丑小鸭变天鹅”的励志故事,安妮羡慕不已,她开始混迹赴韩整形论坛,萌发了“改头换面”的想法。

 图片13

安妮整容前后

32岁时,安妮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背着母亲抵押了一套房,贷款20几万飞去韩国整容。看着变美的自己,她仿佛一下子找回了自信。从此,整容也就没停下来。如今,她大大小小做了20多个项目,38岁看起来像二十七八岁。

10年整容经历,她也踩过坑,至今对太阳穴和眼尾部脂肪填充后留下的凹沟耿耿于怀。“有些项目需要恢复几个月甚至一年,要有成熟的心理素质承受变美的代价。”她说。

2018年,安妮结婚生子,完成了人生大事。她说其实也曾遭遇恶意评价,之前不回应,如今也勇于回击。她觉得整容是“个人行为”,只要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和解

工作上,安妮也没有以前那么焦虑了。以前,她做过柜姐、卖过保险、摆过地摊,接触整形后,她开始尝试着去开网店、做代购、开美容院、投公司。

“之前年收入从没超过10万,在医美领域最多能年入超百万。”但挫折其实也不少,因为疫情,美容院转手租给别人、无法出国代购……但生活的掌控棒握在手里,她不再桎梏自己,而是和自己和解了。

 图片14

现在的安妮

现在,她又萌生了做达人的想法,拍视频、做攻略,成为分享医美心得的“新氧体验官”、走向B站,她想把自己打造成全网IP。这不是个简单的事儿,刚起步的她觉得有难度,但想试试。

安妮有一颗勃勃野心,她不甘于普通。但李奕,却做梦都想过上普通女孩的生活。

“我只是选错了医生,一定会有一个对的医生在等着我。”遭遇“黑医美”8年,李奕没有放弃修复的念头。她觉得还有大把好日子等着她,但这次选医生她变得谨慎多了,她曾在一家公立医院选好了医生,但因费用负担暂缓了手术。

2020年8月,李奕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关注医美修复Young Help救助计划。2020年5月,新氧联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ELLE世界时装之苑发起Younghelp计划,首期投入1000万元启动中国黑医美修复救助项目,用以救助先天畸形、后天面部受损(遭遇黑医美、或事故毁容)的群体。

她报名后被选中,并选择了之前面诊的医生给自己做手术。那时,李奕鼻子里的假体已经移位,双侧鼻孔不对称,部分皮肤变薄透光,经过两次手术后,组织损伤破坏还带来一些瘢痕粘连,手术难度增大。李奕却没有犹豫,她渴望医治好自己,并且对医生也很有信心。

最后,手术很成功。拆线消肿后,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笑了。

 图片15

手术后,李奕的嘴巴几乎看不出整形痕迹

见到李奕时,手术已经过去3个月,她主动摘下口罩交谈,眼神里透露着开朗和自信,没有了焦虑和自卑。

她说,这次手术就像新生。她对未来的生活更有底气了,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奔赴新生活。多年来,李奕内心的遗憾终于被擦除,人生似乎也得以完整。她也决定不再为谁去改变,而是坚定地做自己。

不再“低调”

有人说,每个人的形象都符合自己的设想。

实际上,像李奕一样先天畸形,或遭遇“黑医美”,或像安妮希望改变自己,或希望“锦上添花”的人还有很多。有数据显示,2019年2000多万中国人进行了医美消费,28岁以下达55%左右,90后、95后、00后成了整形主力。

“医美消费女性群体为主,越来越低龄化。”谈及医美趋势变化,王太玲感触很多。王太玲42岁,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面颈部整形美容中心从医近20年,她手艺精湛,做过无数手术,得到无数称赞。但她却依旧觉得这个行业处处是挑战,甚至是件“逆天的事儿”。

她曾面诊过年龄最小的求美者是一位14岁女孩,女孩是一名艺考生,在妈妈陪同下来做双眼皮手术,她劝女孩三思,但女孩很坚决。手术前,王太玲谨慎地和女孩交流,确保她身体和心理发育成熟。

王太玲见到过形形色色求美的人,其中不乏为了男友或丈夫,挽救感情前来整容的女性,她都劝其三思甚至直接劝退。作为女医生,她更懂女性的焦虑点。她尊重求美者的选择,但更不想她们今后抱有遗憾。

近五年来,王太玲明显感受到求美者要求越来越“精细”,比如做双眼皮,宽度、长度、形状、对称等,这也对医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她要求自己要精益求精,她觉得要朝着100分去努力。

除了提升自己的技术,她也看到了整个行业正在经历从不规范到规范的过程。以前,公立医院的医生很少“抛头露面”,但王太玲决定不再“低调”。她开始走向直播间科普,参加新氧“2020年度百大名医绿宝石医生”评选等澳门线上赌博网站,希望引导求美者更好地求美。 

“求美,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儿。”她说,要为自己去变美。 

(文中李奕、安妮为化名)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品小途 的原创作品,责编:qufeiyu。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