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汽车,远没安全上岸

摘要:50岁的沈晖唱着rap,称“特斯拉不可怕,威马智能能秒杀”

如果这就是那个一身传奇的沈晖能达到的水平,恐怕没有人能接受。


威马远没安全上岸

 

8天之内,威马电动车在同一个城市自燃了两次。

 

10月5日,福建邵武市一辆威马EX5新能源出租车,在静止未启动状态下自燃,整车烧毁。

 

10月13日,该市又有一辆威马新能源出租车,在充电至96%状态下起火燃烧,整车被严重烧毁。

 

两辆车均为邵武市相关公司日前集中采购的同一批车辆,且均刚投放使用不久。邵武市交通运输局通报称,事故原因基本锁定为电池问题,已责令相关公司的威马出租车暂时停止运营,统一把车停放到安全地带。

 

这已不是威马第一次自燃。

 

2018年8月,威马成都研究院一辆EX5试装车发生自燃。威马称是员工违反规定,对车辆通电致电池包自燃。

 

2019年9月,温州有一辆威马EX5在某公路旁起火。威马官方称,车辆电池包在事故中未发生起火和爆炸,与自燃无关,将配合消防人员调查事故原因。

 

威马汽车董事长、CEO沈晖在国庆后,曾在微博上公开发表了一封威马家书,里面提到“威马远没有安全上岸……我们与特斯拉的差距依然是全方位……我们离‘千城千店’的目标还有很远距离……”

 

来源:沈晖微博

现在看来,威马的安全问题,的确还没有“上岸”,但威马没上岸的问题又何止这一件。

 

上市速度远远落后

 

8天两次自燃,正好发生在威马冲击科创板IPO的关口。

 

9月30日,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提交科创板IPO辅导备案,辅导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

 

递表之前,威马同月还完成了总额达100亿元的D轮融资,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多家知名机构跟投。天眼查显示,在此之前威马已接受过7轮融资。

来源:天眼查app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自燃事件可能会对威马科创板上市造成一定的延迟影响。在上市流程中,公司产品的安全性往往会受到问询和考核。

 

威马此前曾称,计划在2021年上市。这个上市日期,威马也已落后于国内三家造车新势力。

 

2018年,蔚来汽车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第一家完成上市的造车新势力企业。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车成功登陆纳斯达克。2020年8月27日,小鹏汽车同样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表示,4年前说造车新势力5年内留下三家就不错了,现在因为特斯拉的高歌猛进,时间又压缩一年,就是今年年底。而决定威马下一步生死的,不在于眼前的风波,关键在于能否上市。

 

他认为,资本市场留给威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除了新势力阵营,还有传统车企吉利和东风,一个抢科创板,一个抢创业板,“谁先上市谁就先进入下一个循环,不上市资金需求都解决不了,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很快就‘死’。造车新势力的资本逻辑一致,也很容易受到冲击。如果威马明年上不了市,估计结局就是惨淡出局。”

 

排位下滑

 

在资本市场上,企业还是要用业绩说话。

 

相比已经上市的新势力蔚来和理想,威马汽车选择走的是平价路线。

 

易简财经在汽车之家上查询发现,蔚来3款车、理想的车型厂商指导价都在30-50万左右,威马两款车则都在14-29万之间,价格优势明显。

 

沈晖对威马走的平价路线曾十分坚定,“我不关心有钱人开什么车,市场上有的是人去满足有钱人的需求。我只关心普通老百姓的新能源和智能出行问题”,“威马一开始定位,就是要做新能源智能电动车的普及者”。

 

然而,尽管价格低了一个段位,威马的交付量却依然低于3家新势力。

 

2019年,中国新势力车企销量前三为蔚来20565辆、威马16876辆和小鹏16609辆,威马还排在第二位。但来到2020年,前三季度总和,行业排名依次是蔚来26375辆、理想18160辆、小鹏14077辆,威马以13886辆降至第四名。

 

而且,15万——20万这个价格区间,有着太多对手。大众、广汽、比亚迪、长城等一众传统车企,都已看到了新能源车这片蓝海,以他们的基础,要在这个价位多投入产能并不是难事。换句话说,威马选择的这条平价赛道,将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

 

种种问题加身,如果这就是那个一身传奇的沈晖能达到的水平,恐怕没有人能接受。

 

辉煌难再?

 

大家对沈晖还是有期待的。

 

2020年,沈晖50岁。如果捂住威马成立的这5年不看,往前看他的人生,你会发现,他走出了一条高潮迭起的职业经理人之路。

 

上世纪80年代,沈晖以远超清华北大录取线的分数,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大四那年,他以优异成绩被美国名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录取,拿到全额奖学金,后硕士毕业。

 

2000年,他进入全球著名的车零部件公司博格华纳;2003年他成为了博格华纳集团排放系统中国区总裁。

 

那时,他被派往中国宁波,去关闭两家连年亏损的中国合资工厂。考察过后,他觉得工厂依然可以做,于是变关厂为改善经营,结果他成功扭亏为盈,毛利率达到30%。由于出色业绩,沈晖被晋升为博格华纳集团中国区总裁,并担任博格华纳在华独资及合资企业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2007年底,意大利著名车企菲亚特向其抛来了橄榄枝,邀请他出任菲亚特动力中国区总裁。

沈晖答应了,而且又一次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他一边处理合资公司南京菲亚特的解体事宜,一边主导重新成立新的合资公司广汽菲亚特。那是当时中意两国最大的合作项目,协议在两国元首亲眼见证之下签署。

 

2009年,中国车企吉利正在上演震惊业界的一幕,“蛇吞象式”收购欧洲老牌车企沃尔沃。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本土汽车企业收购外国知名品牌,一旦成功,将比联想收购IBM造成的轰动更大,并会成为中国最大的海外并购案。

 

吉利董事局主席李书福,就在这时找来沈晖。美国汽车配件厂11年,欧洲公司工作两年,长期在中国居住和工作,多次操盘重大项目,从不可能创造可能,这些强大的背景都让沈晖成了不二人选。

 

沈晖答应了,再次不负众望。

 

2010年8月2日,沈晖在英国伦敦的银行转账系统按下了“OK”键,完成了18亿美元的交付。此后,他一直带领沃尔沃前行,三年时间把“中国区团队从100人扩展至2000人,代价是日渐花白的头发”。

 

2014年最后一天,沈晖从吉利离职,也把他的打工生涯结束在了这天。他后来说,“我在自主品牌做到顶了,你知道,上面就是李书福了,他是董事长。我不可能做到比董事长更高的位置。”

 

难以从容

从履历看,沈晖的职业生涯几近完美,在汽车圈担任的职位包括前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博格华纳中国区总裁、菲亚特中国区副总裁、吉利集团副总裁等。

 

但这都建立在未把创立威马算进来的情况下。在当了半生职业经理人之后,沈晖过去的辉煌尚未延续到创业者这个身份上。

 

在自燃、交付量未跑进TOP3、上市慢于新势力们这些问题面前,创业者沈晖,似乎也少了一点从容。

 

2020年初,王兴在饭否上对中国车企的未来格局作出了 “3+3+3+3”的预言,即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3家(传统)民企,以及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没有威马。

 

沈晖不服,随即公开表示, “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前三,希望美团创始人王兴能充当外卖小哥亲自送一份外卖上门,地点由我指定;如果威马进入前三失败就送一辆车给王兴,可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选,不一定非得是威马汽车。”

 

2020年5月,50岁的沈晖唱起了RAP,画面里,他的肢体一边模仿着年轻人流行的各种嘻哈手势,一边面无表情地念着“特斯拉不可怕,威马智能能秒杀……新生代喜欢新品牌,威马汽车不得不爱”,结尾以一声尖锐的“skr”加上埋头于臂的动作结束。

 

50岁的沈晖唱着rap,称“特斯拉不可怕,威马智能能秒杀”

沈晖很拼,但究竟能否为威马汽车拼出一个未来,谁也不知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易简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