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稳了!

摘要: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里,热爱历史的詹姆斯·卡斯写到,“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为无限游戏。

今天公布的罗永浩抖音第三场直播的数据,让很多人有些意外。相对于前两场,观看人数下降了,但第三场的销售额却大幅提升,更关键的是,那个大家熟悉的,和网友谈笑风生,有料有笑的老罗回来了。从趋势来看,主播老罗真的稳了!

在老罗第一次直播后,有人看到他在直播间体验推荐的剃须刀,“看到老罗刮胡子的画面,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但实际上这大可不必。罗永浩不需要观众给他加戏,也不需要同情怜悯,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份有前景、能帮助他尽可能快的还债、甚至为以后做产品提供帮助的工作。他在第三次直播时,甚至有几个镜头强调不要打赏,以免遮挡他演示商品的画面。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

今年的3月份,微博上有网友曝出李佳琦和薇娅在2018年3月30日,参加X宝330直播盛典上的带货场景,两个人挤在相邻的两个小格子间里,灯光和布景昏暗,背景粗糙简单,地上全是凌乱的商品,更没有助理之类的来协助,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这和两年之后的站在行业顶端的他们,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很多人看到这个场景感慨成功不易。但我们更要意识到,即使是一个火红的朝阳行业,即使是头部顶级的主播,也需要一个成熟的过程。主播在适应,行业也在变化。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老罗进化的速度已经不错了。而老罗也在自己微博坦言:“多做几次就好了,基本训练的累计时间量是绕不过去的”。

我们可以把电商直播看成一个服务性的产品,而做产品是老罗擅长的。像开发产品必经的迭代过程一样,老罗也在不断的调整。在他转发的一条微博里,熟悉他的粉丝建议,老罗坐着播太拘束,建议用升降桌展示产品,改为站着播。场景上有留白,也更好看。于是第三场的老罗,和朱萧木就成了站着的主播。他自己也承认,“坐下的时候确实很难把情绪调动起来”,于是在这次直播中,老罗整个状态也更舒展,表达更自然放松,在介绍自己喜欢的数码产品时,各种数据和功能介绍更是信手拈来。

根据新抖和罗永浩官方公布的三次直播的数据和销售结果,我们可以看出罗永浩直播的进化路径:

第一场,不管是对于抖音平台,还是他个人来说,都是大事件。无论在事前造势,还是直播流量等各方面,抖音平台会给到各种支持,自己也会铆足劲传播,对于“老罗的涉足新领域”更是一个所有媒体都会聚焦的热点新闻。最终,累计观看人数4800万、实际成交金额1.1亿、GMV(包含拍下未付款,是电商行业普适的统计方式)1.7亿。这次直播成了行业的一个现象及事件。“我们好像已经破了电商带货的世界纪录。作为彻头彻尾的新人,我们认为我们有一万个地方做得不够好,对得起消费者,对不起观众。”老罗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心情复杂。

第二场,累计观看1150万,销售数据为3513.11万。媒体讨论的声量小了很多。

第三场,累计观看人数840万,最高在线人数49.79万。从数据上看,这一次围观的网友在下降。而结束之后,不管是媒体,还是社交平台的讨论,相对第两场明显降低。但是,老罗的直播状态和销售收入却有了明显提高。

对于罗永浩来说,围观人数降低,销售额升高,这是一件好事。在电商领域,关键性的指标是精准转化率和复购率,这次直播正好说明,进入直播间的网友,越来越精准。在媒体看来,罗永浩是一个话题人物,与他有关的事,都是自带流量的热点。这种围观对于商品品牌曝光和传播是好事,但这却不是一种正常的商业形态。就像一个正常情绪的人,没有亢奋的状态,可能不对,但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那就更不对了。即使是同行的李佳琦和薇娅,也并不是每一场直播都会被媒体报道和评论。越早回到电商直播带货这个生意本身,对于罗永浩的发展越有好处。

充满着喧哗与骚动的直播间,渐渐回归到电商直播带货的本质——这是一门生意。凑热闹的吃瓜群众散去,真正的消费者聚集在一起。主播通过自己的人格魅力与专业技能,介绍好的商品给观众,他们认可并信任主播的推荐,在直播间获得不错的观看与商品体验带来的乐趣。这才是直播带货的意义所在。

很多媒体喜欢在提到罗永浩直播时,喜欢用“罗永浩PK薇娅,或者PK李佳琦”等这样的标题。这样当然很吸引人,但这其实是对罗永浩、电商平台、甚至直播带货整个行业,都是一个误解。罗永浩存在的价值,并不是为了消灭之前的或者之后的网红主播,也不仅仅是销售商品,而是在探索直播带货之外的更多可能性。

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里,热爱历史的詹姆斯·卡斯写到,“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有限的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和结束,拥有特定的赢家,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游戏会结束。无限的游戏既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也没有赢家,它的目的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入到游戏本身中来,从而延续游戏。

电商直播带货是一个好生意,而且是一盘很大的生意。据艾媒咨询数据,“国内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从2017年190亿元迅速增长至2019年的4338亿元,2020年预计规模将达9610亿元,同比增长121.53%。”这个数据还在不断的增长中。

对于老罗来说,他当然不是要终结直播带货这个游戏。他想玩的是一个无限可能的游戏,只有源源不断的平台、主播、商家、观众加入进来,更多人力物力的投入,这个行业才会做的越来越大。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老罗才有可能持续发展,电商直播带货这个盘子的量级才会水涨船高。就像他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说,“大家甚至会把迈克尔.杰克逊、鲍勃.迪伦和迈尔斯.戴维斯放在一起讨论,但听多了以后,没人会觉得他们之间有任何比较的必要性或是可能性。相信随着直播电商普及,成为零售业的一种常规形式后,没人会再拿我们做比较的。”

好的电商直播生态是多元化的,而不是鼓励一元化。

4月6日,央视主持人朱广权与李佳琦,组成隔空连线直播卖货。吸引了1091万人围观,累计观看次数1.22亿,点赞数1.6亿,并成为了当晚微博热搜的第一。两名顶级主播加持,这次直播当天卖出总额4014万元的商品。而老罗的第三次直播,成绩是5744万元。虽然数字上有差异,但各有各的特色和趣味,不用刻意的分高低。直播需要李佳琦,也需要罗永浩,需要更多主播参与。

对于抖音淘宝这样量级的大平台来说,它们要的也不是终止游戏,不是常人理解的相互制约或吞并。而是不断尝试着在未来衍生出更多新的商业模式,把游戏无限的延续下去。从不同维度,一起做大这个澳门网赌投注平台。这不是一个零和游戏。老罗谈到对于自己和公司的规划,“当然不会止于卖货,止于MCN机构。直播电商这块业务,未来会是我们自有品牌的一个重要销售渠道,但远不是我们业务的全部。”

央视财经在采访李佳琦时,让他给刚入行的新主播一些建议,他诚恳的说,“大家还是要做自己,不要做下一个李佳琦。”罗永浩的入局,既不是要消灭李佳琦等主播群体,也不是把自己变成下一个李佳琦。罗永浩就是罗永浩。观众不需要一个翻版的李佳琦,甚至不需要一个翻版的淘宝直播。各自在自己的电商直播生态里,探索各种发展的可能性,保持多样性与可能性,这才是正常的良性的商业模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南七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