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与乱象不断,千亿“轻易贷”在争议中扩张

摘要:违规与乱象不断,千亿“轻易贷”虽然高速扩张,但随着行业监管的加剧,其平台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或将成为阻碍平台发展的“绊脚石”,未来轻易贷仍然十分危险。

号称“河北最大P2P平台”的轻易贷在近些年可谓是“风光无限”。就在上个月,轻易贷官方正式宣布启动迁入北京程序,公司将迁入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相对应的,是轻易贷平台累计交易额超过千亿规模,平台发展似乎正在进入新的快车道。

在P2P网贷行业陷入整体低迷、监管加剧的大背景下,轻易贷获得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管委会邀请入驻的消息从某种程度上是比较乐观的。近些年随着P2P网贷行业陷入大量负面新闻、争议与乱象不断,有关部门正在严格清理大量包括P2P平台、贷款公司、投资公司等类型的企业进驻相关物业与园区。

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正是P2P网贷行业最为敏感的时候,相关政策监管与行业清理动作不断,轻易贷此时能够顺利入驻全国P2P网贷行业中心城市北京,这也算得上是它迈向更广阔市场的第一步。

不过,即便在平台规模与发展上传出了不少积极信号,轻易贷仍然无法掉以轻心。就在最近一段时间,轻易贷一直深陷风控不严、假标自融等负面新闻中,用户投诉与质疑非常多,就像过去爆雷的那些P2P网贷“巨头”那样,轻易贷的未来同样存在各种隐患。

深陷自融与虚假宣传质疑,轻易贷难以自圆其说

对于轻易贷来说,最近一段时间内最大的新闻并不是规模超千亿或是将入驻北京新园区,而是其陷入的媒体与自媒体针对它涉嫌“自融”的“口诛笔伐”。

根据某知名财经自媒体的报道显示,轻易贷平台中存在多个标的公司成立时间非常短的“问题”。据文章描述,轻易贷平台中编号为“运营贷1YYD310058”标的显示借款金额为224080.93元,借款期限180天,借款利率是8.62%,标的发布时间为2019年7月11日。借款方为万州区周家坝吴勇电子产品经营部。但事实上,万州区周家坝吴勇电子产品经营部成立时间为2019年7月3日,距离平台发标时间的7月11日相差不过8天。

据此,相关自媒体还继续深挖了轻易贷平台中的其他“不正常”标的,发现在平台中成立不到3个月却借款成功的企业至少有三家以上,这明显是特别反常的。

有记者曾直接向轻易贷方面咨询,询问轻易贷平台中为什么会出现成立不到十天的企业就能成功借款二十余万元的案例,对于自媒体质疑轻易贷的风控问题、拆标假标问题、自融假标问题等也进行了询问。

可惜轻易贷方面并未给出让人信服的回复。轻易贷发布回复函表示,“自媒体询问的标的问题正在核实中。轻易贷会根据借款申请人提交的各项信息及证明材料,采用专业的风险评估系统与人工审核相结合的方式,对借款申请人进行审核评估,最终为其划定相应的信用等级与授信额度”。

轻易贷方面此时并未正面回复相关媒体所直接质疑的“多个标的公司成立时间非常短”以及风控问题、拆标假标问题、自融假标问题的质疑。

很快,随着质疑声音的加剧,轻易贷方面又进一步给出了一个非常“没有诚意”的答复。

针对轻易贷平台上出现多个标的显示的借款公司成立时间与实际成立时间不符,以及平台上成立不到3个月的企业却被披露显示企业年收入在一百万元到一百五十万元之间。有相关媒体记者进一步展开了对于轻易贷“是否存在信批信息审查不严格的情况?以及是否有改进措施”的质疑,轻易贷则回复称“轻易贷在借款端的审核中,采用专业的风险评估系统与人工审核相结合的方式。经核实,截图中显示的借款公司成立时间与实际成立时间不符的情况,是人工录入错误导致的个别问题,目前已恢复正常”。

“人工录入错误导致的个别问题”,这样类似“甩锅”临时工的答复显然是经不起认真推敲的。目前平台中存在的这些问题,很明显地直接指向轻易贷涉及的“自融”争议。

另外,轻易贷在近期还陷入大量的针对其母公司涉嫌“虚假宣传”的声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轻易贷上市主体“开元金融”一直对外宣传的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但事实上它只是美国OTC(场外交易市场)上市企业。对此,轻易贷宣称“开元金融从未虚假宣传,对外公布财报的信息均有展示Fincera Inc.(OTCQB: YUANF)”。

尽管一概否认,但开元金融此前业务人员对外频频放出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宣传口径是没有办法掩藏的。

涉嫌虚假宣传之外,还有用户表示轻易贷在推销自身产品时存在各种不规范操作的问题。比如有记者在轻易贷平台上进行投资之后,就有轻易贷销售人员主动添加记者的个人微信,请求记者补充业务员的邀请码。另外这名销售人员还许诺“希尔顿酒店住宿券”等物质回报来推销自身产品,意图说服记者追加投资。需要指出的是,绕过平台方而添加用户个人微信进行销售、推销的行为是非常不正规的,其中也会隐藏各种隐患。

相关记者同样针对此问题向轻易贷方面进行了问询,质疑轻易贷方面存在“推销行为违规”的问题,轻易贷方面明确回复,“《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澳门线上赌博网站管理暂行办法》明确P2P不得线下推广,即不得自行或委托、授权第三方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进行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轻易贷严格遵守监管要求”,但“记者反馈的情况正在核实”。

违规与乱象不断,风光之下的轻易贷实则一地鸡毛

目前成交额已经突破一千亿的轻易贷,其实过去在P2P网贷行业中并不算特别突出。根据官网资料显示,轻易贷平台目前累计交易总额突破1015亿元人民币,在网贷行业中崛起态势明显。根据官网数据显示,轻易贷平台目前借款余额近一百亿元,借款人数超过三万人,人均借款金额近30万元。

从平均借款数据来看,轻易贷在行业中处于较高的水准,而这是因为轻易贷目前的客户主要是以企业客户为主。轻易贷官网信息显示,依托在金融风控、投资领域超过二十年的布局,轻易贷已经为全国超过三十万的中小民营企业及用户提供借贷中介服务,来自企业的借款项目支撑起了轻易贷的快速发展。不过,也正是因为来自企业借款的项目数量巨大,这些项目中存在的大量违规与乱象让轻易贷遭受了不少的质疑。。

今年6月,有轻易贷用户在网贷天眼社区发帖,公开质疑轻易贷存在“发布假标”的问题。根据该名用户的描述,在轻易贷公布的资产标的中,存在着很多“借款方信息是年收入一百万,负债五万”的相同标的,用户质疑这种“巧合”存在的可能性较低,疑似为“假标”。

有媒体针对此质疑曾经在轻易贷官网平台进行调查,发现的确存在多个企业借款项目“在借款方信息中,借款方的年收入为100万元,负债为5万元/年”的情况,而且这些企业的实际借贷金额都与“负债为5万元/年”不符。

比如媒体拉出了三家公司进行类比,发现厦门友利邦物流有限公司、梧州市长洲区佳元电器商行、重庆宝捷物流有限公司这三家借贷企业中,友利邦物流于2019年4月在轻易贷平台借款16.1万元,佳元电器的借款金额为3.1万元,宝捷物流借款金额为23.1万元,这三家企业均与“5万元/年”的公示负债情况不符。

更加严重的是,在网贷天眼的相关用户评论区,有用户甚至表示轻易贷平台上的借贷标的“百分之九十是假的”,质疑平台方存在大量“风控不严格”、“假标”等问题。

媒体对上面的三家举例公司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轻易贷平台上公布的这三家公司在营业执照、法人、公司地址等公司信息上都和天眼查系统显示的公司信息相匹配。

以宝捷物流借款项目为例,轻易贷官网显示平台于5月7日发布了宝捷物流借款项目,发布当天就有一位投资人满标参与投标,同日借款人获得借款资金。而在宝捷物流借款项目中,轻易贷公示的还款保障措施包括贷前入户审查、贷后巡检跟踪、有企业担保、征信信息良好等。

但事实上,根据该借款项目公开披露的信息,宝捷物流在轻易贷平台成功借出的十四笔款项中,有六笔款项都出现了“逾期”的问题,而且还涉及了大量诉讼,这显然打脸了轻易贷所谓的“风控”与“还款保障”。

根据天眼查公开信息,在2019年5月之前,宝捷物流已涉及超过四十起法律诉讼,且诉讼案由多为“借款合同纠纷”,另外还有多起诉讼公告显示,宝捷物流及宝捷物流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唐林德是被告方,他被要求归还向有关金融机构借出的逾期贷款。

借款前就已经“劣迹斑斑”的宝捷物流是如何通过轻易贷的风控与审查的?这是不是意味着轻易贷官网显示的借款人信息并没有公信力可言?不管如何,这至少表明了轻易贷的风控能力并没有它所宣传的那么强大。

还有媒体曾经曝出,根据轻易贷官网发布的《合规性审查报告》显示,轻易贷运营主体“轻易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共有员工八十多人,但其中涉及风控工作的“风控中心”只有六名员工。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这区区六名员工如何能帮助轻易贷做到严格风控?

而且轻易贷母公司轻易科技旗下并不仅仅只有轻易贷平台,还有一家叫做“垫付宝”的电商平台,该平台的主营业务是消费贷与分期贷。根据官方信息显示,垫付宝消费贷业务主要为汽车企业及个人提供短期周转资金,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近十万家加盟店;分期贷业务则包括卡车分期、轿车分期、保险分期等。

不论是垫付宝业务还是轻易贷业务,其中都涉及到大量的风险管控、资质调查工作,轻易贷平台更是已经成为规模超千亿的网贷平台,而轻易贷运营主体轻易科技旗下却只有一个六人团队的风控中心,这不由地让人怀疑其内部对风控能力的重视程度。

轻易贷官网显示的平台逾期率表现也从某种程度上凸显了轻易贷在风控能力上的不足。根据轻易贷官方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轻易贷平台90亿元左右的借款金额中,逾期金额为2.09亿元人民币,逾期率为2.31%,项目逾期率为3.26%,这个数字与去年年底轻易贷1.54%的项目逾期率相比较已经翻倍。

再来分析一下轻易贷平台的公司主体“轻易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轻易贷的运营主体,也是整个P2P行业缴存注册资本最高的平台之一,其注册资本目前已经达到了25亿元人民币之巨。

股权结构上,轻易科技有限公司由深圳开元普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深圳世捷开元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世捷开元汽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持股,三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5%、35%、30%.

但有意思的是,深圳开元普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和深圳世捷开元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背后的大股东都是世捷开元汽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均高达70%,而世捷开元汽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人是李勇会,李勇会正是轻易贷上市主体“开元金融”的实际控制人。

另外在轻易贷平台的六名高管团队中,有五名高管都来自于李勇会所实际控制的公司,这就让轻易贷的实际股权结构陷入“猜测”,外界“难窥”轻易贷的真容。

此外,轻易贷发布的《合规性审查报告》还暴露了轻易贷平台中存在的违规问题。

根据轻易贷发布的《合规性审查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2月,轻易贷平台上待偿还余额前十大借款人主体都是企业,借款本金均为一百万元人民币。但媒体发现,其中有一家名为“宿州千石鸿商贸有限公司”的企业在十大待偿还借款人榜单中出现了2次,分别排在第二、第九位。也就是说,宿州千石鸿商贸有限公司至少在轻易贷平台上借了200万。

可根据银监会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澳门线上赌博网站管理办法》规定,单一法人在同一P2P平台上的借款上限为一百万元人民币,宿州千石鸿商贸有限公司却从轻易贷平台获得借款至少两百万元,明显涉嫌违规。 

违规与乱象不断,千亿“轻易贷”虽然高速扩张,但随着行业监管的加剧,其平台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或将成为阻碍平台发展的“绊脚石”,未来轻易贷仍然十分危险。

文 | 于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于斌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