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意东西:是什么阻碍了中国品牌的崛起?

摘要:中国迫切需要一家能够和Apple、Samsung和Sony一较长短的企业!

也许你还在为《2001太空漫游》中那只把骨头抛向天空的猩猩而激动莫名,但其实早在这一群猩猩挥舞骨头之前原始人类就已经懂得了如何动用“疯狂的石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部“石器时代”都是人类开始“干涉”改造自然环境,并且逐步“设计”改善自身生活的发展史。

而这,就是人类一切设计史的源头。

此后,无论是汉语中的“设计”还是英语中的“Design”都不约而同有着设想、规划和计划的含义,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行为。

从早期的原始设计到延续千年的手工艺传统设计,再到标志着现代设计开端的工业设计,都是人类朝着理想生活前赴后继的奋斗史。

而工业设计就是贯穿这一切的“最优解”。

回到今天的主角“工业设计”Industrial Design,它最早出现在1919年美国设计师约瑟夫·西奈尔自办的设计事务所信封上,从此“粉墨登场”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经济发展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绝对元素。

当然,工业设计取代手工艺设计成为现代社会设计的主流形式,是在西方国家工业革命之后的19世纪下半叶。

但直到19世纪80年代末,工业设计在中国才开始萌芽!

①社会背景

就和整个互联网经济一样,中国的工业设计一开始也是被欧美等发达国家远远抛在脑后;但是随着改革开放一浪比一浪高,中国市场也慢慢对全世界敞开怀抱之后,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发展速度迅速赶超欧美,甚至在信息资讯、社交网络和电子商务等领域后来居上。

2018年,中国更是有120家互联网企业登上《财富》世界500强,已经非常接近第一名美国的126家,远超第三名日本的52家。

在这巨大的繁荣之下,我们有必要认识到中国互联网经济的腾飞是在旧中国夸张的落后红利以及新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作用之下的结果。

14亿人口、963万平方公里,这是每一个人的胜利。

但是在这胜利的背后却是尾大不掉的“中国式房地产”阴影,我们以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梦想”为赌注才成就了李嘉诚、王健林、许家印、孙宏斌、杨国强……这样“富可敌国”的地产大亨。

他们不断买地建楼,用售后款甚至是预售款再买地建楼预售,根本就停不下来。

虽然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确实重塑了我们对于高楼大厦对于现代城市的印象,但是在高楼耸峙之下我们却忘了城市公共设施的升级、细节的完善以及对于医疗和教育的投入;毕竟,对于房地产商来说每一块地每一分钱都需要“物超所值”。

最可怕的是在国内房地产居高不下的经济泡沫之下,买房、囤房、租房、炒房似乎成为了一种“新时尚”,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获得几倍几十倍甚至是几百倍的投资回报;在这样的畸形经济中,甚至滋生了一个人坐拥“15645”套房这样骇人听闻的事端。

当然,房地产终究只是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隅,它并不能代表所有;但是房地产经济是一个巨大的生态枢纽,它能够拉动水泥建材,周边经济、人才市场,教育医疗等一系列的生活刚需;一旦房地产经济刹不住车,就有可能影响整个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而我们这一代中国青年一出生就必须扛着几百万车子和房子的使命,车奴、房奴,孩奴成为了每一个人最真实的写照;在如此巨大的经济压力之下他们又哪来的时间、精力和野心去创造更有价值的产品,去发掘更有潜力的品牌。

这一代年轻人的脊梁已经弯了,男孩子沉浸在电子游戏,女孩子痴迷于奢侈商品,又怎么可能抗起中国品牌崛起的大旗?

当然,这样想就太悲观了。

但我们无法否认这是当下最残酷的现实。

② 市场环境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不管是国内的BAT,还是一度号称互联网下半场的TMD(当然,目前滴滴正在整顿、美团还在寻求突围、只有今日头条扛起了挑衅腾讯的大旗)它们都只是一种互联网生态,极度依赖于互联网环境的反哺。

它们不像Apple、Samsung和Sony有自己的实体澳门网赌投注平台链可以“离线”生存,互联网对于它们而言也仅仅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但在国内不管是前车之鉴BAT,还是后起之秀TMD,互联网对于它们而言都像是“氧气”一样厚重。

万一互联网经济崩盘,BAT&TMD自然是“在劫难逃”。

这不是在说笑,互联网经济凛冬已至。

而这恰恰就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最大软肋:中国不缺可以拿出手让欧美也奉为圭臬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但是中国缺少一个可以扛大梁为中国制造代言的实体澳门网赌投注平台品牌。

以往我们有丝绸、茶叶和陶瓷,但是现在有什么?

票房和市场?

黄牛和大妈?

粉丝和刷单?

请原谅,国际友人对于中国的认知真的很少,作为世界票仓,奢侈品消费大国的我们虽然很受欢迎;但是中国特有的黄牛和大妈、粉丝和刷单真的让全世界都怕!

国家信誉、中国品牌名声就是这样在“崇洋媚外”和“无底线操作”中一点一滴被作没的。

再加上国产品牌“不争气”,连国人自己都喜欢不起来,就更难获得尊重。

这才给了D&G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众品牌“叫嚣”的机会。

③ 企业心态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缺少这样的国民实业品牌呢?

排除以上的社会背景、市场环境,国内资本见猎心喜向互联网迁徙以及大量人力财力不断外流的残酷现实不说,整个世界对于“中国制造”廉价的主观认知我们也正在以举国之力扭转这一印象向“中国智造”看齐。

剩下的自然就是BAT觉醒之后,越来越多的创业者看到了概念看到了“投机取巧”的成功,能够借鸡生蛋为什么要从零到一自己做实体呢?

于是BAT之后,微博、陌陌、头条和抖音才能各领风骚数百天;滴滴和ofo风停之后始终都在怀念自己过往的辉煌。

甚至于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还出现了像是“拼多多”这样反手打脸的怪胎。

当然,国内也不是没人做实体,诸如雷布斯、罗布斯和贾布斯,但是他们为什么走不出国门,只能在国内玩“过家家”,还一不小心被“玩坏了”?

还不是因为我们对于设计师不够重视,对于工业设计不够尊崇么?

国人宁愿花大把的钱在营销预算上,也不愿在工业设计方面多投入一毛钱。

外观什么的,只要不难看。

品牌什么的,我只想快销。

体验什么的,谁用谁知道。

在这样的经营理念之下,也无怪乎手机圈各种碰瓷撞衫,杂牌泛滥。

在中国制造2025、十三五规划双重加持之际,恰逢一带一路的高光时刻,我们真的需要Sony、Samsung和Apple这样中国制造的跨国品牌,用户也需要这种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自豪感,中国同样需要它们带来的国际影响力。

认清这一点,我们就不难理解中国品牌走出国门的最大威胁?

房地产作为中国经济的顽疾,它固然加速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它带来的弊端也在一一浮现:年轻人在那遥不可及的房价中开始变得无欲无求、他们开始追星、开始遛狗、开始养猫,开始旅游,工作上的事情从不强求。

在这样的佛系社会背景,市场“迷信”于互联网思维,企业总想投机取巧的大环境下,中国品牌想要崛起,不亚于“天方夜谭”。

但我们也大可没必要妄自菲薄,要知道中华民族最大的特征就是善于创造奇迹,借用网上一句流传甚广的话:

五千年前,我们和古埃及人一样面对洪水;

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样玩青铜器;

三千年前,我们和古希腊人一样思考哲学;

两千年前,我们和罗马人一样四处征战;

一千年前,我们和阿拉伯人一样无比富足;

现在,我们和美利坚一较长短。

五千年了,我们的对手换了一轮又一轮,甚至很多都已销声匿迹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中,而我们依然屹立不倒!

而这一次我们不过只是在现代工业设计方面落后于欧美几十年,这样的差距难不倒我们,唯一困难的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在中国品牌彻底崛起之前完成自我的觉醒?

中国迫切需要一家能够和Apple、Samsung和Sony一较长短的企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幻梦邪魂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