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认为中国人的财富正处于“黄金时代”

摘要:中国在本世纪发展如此迅猛,以至于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弥合了那看似无法逾越的财富差距。是中国,而非美国或日本,成为发展中国家在造富之路上想要争相模仿的模板和正面的激励。

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一年一度的全球财富报告可以说是财富管理领域最权威的指南。在上个月,瑞信发布的2018年度全球财富报告对中国不吝溢美之词,它写道:

“中国在本世纪发展如此迅猛,以至于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弥合了那看似无法逾越的财富差距。是中国,而非美国或日本,成为发展中国家在造富之路上想要争相模仿的模板和正面的激励”

新世纪以来,中国的表现无疑是最亮眼的,家庭财富快速增加,逐步在超高净值人数、财富总量和百万富翁数量,三个指标上全面超越日本,目前稳居全球财富榜的第二名。纵览来看,过去的一年里(截至2018年中),全球家庭部门总财富增加了14万亿美元(+4.6%),人均财富增继续增长,至6.31万美元,达到历史新高。

鉴于美国在财富创造上取得的巨大成就,瑞信研究团队特制了一张有趣的图(如下),将各主要经济体财富总量和未来五年的发展节奏,与美国20世纪以来的财富之路进行对比。

可以看到,中国在2000年时的财富水平与1910时的美国类似;但是,到了今天,我们已经达到了美国1995年的水平。即,中国用18年时间,走过了美国85年的路。要知道,这段时间,美国可是经历了自己的“黄金时代”和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暴发期。 

从财富增长动能来看,汇率和资产价格波动的共同作用,影响财富的最终效果。北美地区主要得益于金融资产的增值,08年以后,2/3的增量财富来源于金融资产;可以看出,此轮美股超级大牛市带来的显著财富效应。而在中国,非金融资产(主要是房产)的增值则是主要推动力,75%的新增财富受益于不动产。 

过去的一年中,主要经济体的汇率波幅都很小。所以财富变化情况主要取决于金融资产和房产的价值变化。而房产价格也较为稳定,主要经济体只有10%的波幅,阿根廷是唯一的例外,在汇率暴跌的情况下,房价涨了29%,是不是说明房地产真有对冲本币贬值的功能呢? 

中国房产以8.5%的价格增幅雄踞主要经济体之首。当然房产的另一面是更快的负债增长,达到22.5%。熊冠全球的A股简直是中国家庭财富的粉碎机,贡献了-6%的“负能量”。(见下图) 

百万富翁(美元净资产)的数量和增长趋势,通常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健康度和造富能力。本世纪以来,中国的百万富翁数量快速增长。2000年时,只有4.1万名左右的百万富翁,到了今年,已经有超过350万居民拥有百万美元以上的净资产,整整80倍的增长!可以从下图那条深绿色曲线的斜率,直观感受一下这个国家疯狂的造富速度!

过去一年,全球有230万人,迈入百万富翁行列,其中4成来自美国,一骑绝尘。中国表现一般,只有18.6万,长牛的美股和疲弱的A股,可能是表现分化的原因。

 

对于中国居民在全球财富不同分位的分布,我觉得一图胜千言。本世纪来,在持续快速的经济增长的助力下,资产价格和汇率不断上涨带来正面的“双击效应”,财富积累速度惊人。从全球财富分位数来看,截止2018年年中,中国大部分居民都位于中上的财富阶层,甚至占据了7-9分位区间的一半!在最顶端的10%区间也有18%的占比,仅次于美国(20%),远高于日本(11%)和欧洲4大国(各5%)。

 

通过图5,我们可以动态复盘,中国的财富积累之路。在2000年时,美、欧、亚太(不含中、印)占有92%的全球财富,几近垄断。当时的中国,只有3.1%的全球财富份额。然而,时移世易,中国的比例不断提升,到2018年中,已占有16.4%的份额。而与之相对的是,欧美和亚太的份额缩水了近2成。

剖析财富的结构也是财富报告的一个重要议题,瑞信在报告中直指全球贫富差距仍然是惊人的:占全球一半人口的“待富阶层”所拥有的资产不到1%,而85%的财富由最富有的10%所掌握,其中,1%的顶级富人就拥有近半的全球财富(47%)。看图6这张金字塔,更为直观--人口基数越大的财富阶层,其(右边)所对应的财富数量却越少。

 

相较于世界总体水平,中国的财富结构更加优化,贫富差距的状况乐观一些。图7,全球整体的财富结构是典型的金字塔形,即低收入群体占比高,随着财富上升,人口占比越来越少。而中国的财富结构更类似于一种纺锤形。当然,与北欧、加、澳等“理想国”比,这种初级纺锤型还很不完美,但作为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大国,尚能接受(对比悲催的印度)。

 

其实,在本世纪初的8年里,以中印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是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所有资产都在快速增值,所有阶层都获益。全球财富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底部的一半人口以更快的速度积累着财富。新兴市场国家的居民财富增长了3倍。个人财富中位数水平是最能够真实反映财富增长普惠度的指标。

在世纪之初的8年中,全球财富中位数保持14%的年均增长,远超同期GDP,至08年达到近4000美元。除北美外,所有地区都见证了80%以上的强劲增长。可以看出,本世纪以来的财富积累,大部分发生在那个年代(见图8)。那是全球范围的“黄金时代”!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08金融危机的爆发,全球居民财富大幅缩水,增长的趋势停滞甚至出现了反转。美、欧历经10年,才刚刚回到危机前的水平,而亚太地区今年的居民财富中位数,比危机前的峰值,尚有10%的距离。并且,结构也在恶化,后危机时代,全球财富又开始向富裕阶层集中。

合理的解释可能是,后危机时代,主要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了资产价格,使富人更多受益,逆转了贫富差距收敛的趋势。 

当然,中国(China again !)又是一个唯一的例外--财富中位数每年都在保持增长,从2170美元攀升至16330美元。目前来看,我们的经济增长总体来说还是普惠的,大部分家庭都能从中受惠。 

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中国在财富积累速度和财富结构上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表现。一方面,在世纪初成功融入世界贸易体系,充分发挥了中国的各项要素优势,在改革开放制度红利的催化下,创造了巨量的财富。另一方面,得益于中国体制的某些特性,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避免了过早跌入“拉美陷阱”。 

在未来展望中,瑞信预测中国依然会保持强大的增长势能,居民部门财富将以7.5%的年化复合增速继续累积,预计到2023年,将占据1/5的全球财富。未来五年,我们大概率可以实现美国在95-04年的成就,进一步缩小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中国仍然处于财富积累的“黄金时代”。 

但纵观世界财富史,“黄金时代”不可能永远持续。并且,无论是20年代美国的黄金时代,还是本世纪初全球的黄金时代,无不以非常惨烈的方式终结(大萧条和08金融危机)。瑞信也特别提到,随着中国居民部门财富的积累,贫富差距出现了恶化的趋势。

中国的百万富翁数量和超高净值群体(5000万美元以上净资产)都仅次于美国,但依然有数量庞大的“困难群众”,家庭财富中位数仍处于中等偏低水平。虽然在总量上甩开日本,但成年人口的平均财富只有4.78万美元,远不及日本(22.72万),中位数更是只有日本的15%。许小年教授最近甚至直言中国已经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如文初所言,财富数量是基于资产价格(不动产+金融资产)和汇率的乘积。在可预见的未来,这几个因素都难言乐观--股市下行,房市调整,汇率承压。此外,过去一年,中国家庭部门以22.7%的债务增速领跑全球。历史上几乎所有经济危机,本质都是债务危机。一旦经济危机诱发资产价格剧烈调整,那么黄金时代惨烈的终结,将成为每一个家庭都无法承受之重。

 文| 中环老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转载作品,作者: 中环老季,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